日期:95.8.17(四)第十天
天氣:晴朗炎熱
路線:岡山-台1線-嘉義市
騎乘時間:5:12:08
最大速度:39.2 km/hr
平均速度:18.6 km/hr
騎乘距離:97.6 km
住宿地點:嘉義市勞工育樂中心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昨天騎到屁股很痛,但後來發現最痛的,是內褲車線一直摩擦的地方。
雖然車褲本來就可以不穿內褲直接穿,但是我還是覺得不是很衛生,
尤其是每天洗卻不一定乾,所以我一直都是先穿內褲再穿車褲。

但是接下來幾天都會是上八、九十公里的騎乘,
如果讓車線繼續摩擦,應該會痛死吧!
所以今天出門決定突破堅持,嘗試只穿車褲,希望不要有衛生上的問題。

因為決定了要騎夜車,我們的騎乘時間從「早、午」變成「午、晚」,
一覺睡到自然醒,慢吞吞的吃了旅館送的早餐以後,
十點半才剛出旅館,我們馬上就進了外面路口的7-11休息,
店員大概覺得我們很奇怪,竟然一休息就是四、五個小時,
又是睡覺、又是吃飯、又是看書、又是聊天,
現在想起來,我們這種客人真的很莫名其妙!還有點可怕... XD
不過當時的我可沒想那麼多,
只是少了一早上的踩踏時間,心裡有些微不踏實。

今天騎車有個新練習,是昨天腳踏車店師傅講的,就是持續一秒鐘踩踏一次,
聽說這樣速度不會慢,但是會輕鬆到很無聊想睡覺。
我們可真是希望又快又輕鬆,所以今天要來趕快試試。


路上看到了一個「金玉命相館」,
中南部好像比較多叫「金玉」的店,台北我好像只看過銀樓取這個名字的。
西部沒有什麼自然風景,頗為無聊,唯一能夠引起興趣的,也只有像這種小地方了。


沒有騎多久,才到台南我們就停下來吃晚餐,繞了半天才找到赤崁樓,
也就找到了令人想念的山根日式料理和義豐冬瓜茶。

義豐「阿川」冬瓜茶,有傳承&開創的好故事,
老師傅把冬瓜茶的技術傳給自己的兒子,
而自己的兒子又結合目前的泡沫茶飲的觀念,
開發新口味,讓老冬瓜茶變成讓更多人接受的新飲料。
很棒的故事,真的!我一邊看看板,一邊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
但是我不禁想到:當傳統創新以後,還可以算是傳統嗎?

傳統的文化事物,如果不創新,就會被淘汰掉,
但是如果創了新,還是原來的傳統嗎?還有傳統的價值在嗎?
會不會當創新的時候,傳統就已經死了呢?

當然,好喝的冬瓜茶還是好喝的冬瓜茶,
老闆一樣能賺點錢,客人一樣能滿足自己的嘴巴、胃和心,
會這樣沒事找事做亂想的,也只有我這個無病呻吟的笨蛋了。


之前和阿屁到台南找喵,那時候就來吃過山根,
和兩個好朋友一邊吐槽一邊搞笑,東西也變得非常的好吃!
吃山根總是會吃到很撐,在赤崁樓外面休息消化,
今天晚上赤崁樓裡仍然有樂團在表演,台南,不愧是文化古都!
我們這次也還是沒有付錢進去看,仍舊是在外面閒晃。


赤崁樓的美麗依舊,我透著鐵門看著裡面欣賞表演的人們,
剎那間當下和之前與兩位好友同來的時間重疊,
只是一回首,喵已經畢業回台北了,而我也不再是當時的我。

在台南休息期間,我打了電話給上路前查的幾個住宿點,
問到嘉義市勞工育樂中心的價錢還滿便宜的,
所以便跟接電話的先生預定了房間,也跟他說我們騎夜車會很晚才到。
那位先生人也客氣,說只要不太晚,他都會在櫃臺。
天曉得我們騎到腿軟,還是晚了預定快一個小時吧!XD

台南停留過早過久,造成我們第二段晚上的路程很長,
幸好騎夜車沒有太陽,不然完全不可能騎到嘉義市的。


遠遠看到一條很漂亮的橋,騎近才發現原來是北回歸線紀念「X」,
那個「X」其實是因為我不知道該叫它什麼好,
紀念碑也不對,紀念橋也不對...只好叫它紀念「X」...orz
我覺得用燈光表現北回歸線很不錯,畢竟這兩樣都是虛無縹緲的東西。
但是聽說北回歸線時時都在改變?那我們這座光橋應該加裝滾輪才對,
每年都推來推去、推來推去......(然後就被小偷偷走了... XD )

在六甲(近林鳳營)的大路邊,阿屁發現了螢火蟲!
我原本不相信在城市裡可以看到螢火蟲,
但仔細定睛一看,卻真的是!綠色的螢光,在草叢間飄飛,
這種自然間的趣味,讓我有種物我合一的感動。

我們今天晚上住的嘉義市的勞工育樂中心,
兩人房900元,算是便宜乾淨又大間,還可以把腳踏車牽進房間裡。
但是它卻偏離省道很遠很遠,好不容易騎到,已經是半夜12點。
因為騎夜車,碼表就看不清楚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騎了多遠,
好不容易騎到嘉義市,卻又因為路不熟,一直騎不到勞工育樂中心。
這種不知道要騎到什麼時候的感覺,非常的徬徨而打擊意志力,
就像是要考教甄,卻茫茫然不知何時會考上的感覺。
到達目的地時,我憤而把濕手套摔在地上,(我已經變不出其他把戲了!)
如果說高雄小港那次瀕臨崩潰的程度是99.5%,
這次大概就有97%的程度吧!

不過話說回來,後來把碼表看清楚以後,
才知道我們第二段路程騎了將近70多公里,
這...好吧!崩潰有理吧?!(叉腰)

很晚了,我還是傳了簡訊給住嘉義的育純,
結果住嘉義不代表住在嘉義市,育純住在太保,
完全是我們離開省道後的另一個方向。

不過育純說的很輕鬆:「騎個幾十分鐘就到了!」
不禁讓我感嘆自己這個從小就在台北市長大的小孩實在很肉腳,
人家高中的時候就騎著機車到處跑了,
幾十分鐘的車程叫做很近,想必生活圈的距離非常的大。

台北市和其他的縣市比起來,真是很小很小,
但是生活機能非常便利、大眾運輸工具相當發達,
而我自己的生活範圍卻只侷限在生活中的定點,
或是以腳踏車、公車或捷運能到的地方為主,
要不是這次環島,我可能連其他縣市長什麼樣子都還搞不清楚。
對自己井底之蛙般的視野,不禁感到深深的羞愧。

後來家珍打了電話來,說他跟著家裡到台南來玩,
在自己的附近頓時就有家珍、育純兩個好朋友,
突然發現「原來我們這麼近」! XD
雖然不可能折回去台南找家珍,家珍也不可能脫隊來找我們,
育純雖然說「很近很近」,但是三更半夜了也不可能來找我們,
但是在離鄉背井的旅途中,知道有熟悉的朋友就在身邊,
那種感覺非常的安慰啊!

全站熱搜

thal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