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期:95.8.15(二)第八天
天氣:晴朗炎熱
路線:金崙-台九線-達仁-南迴公路-楓港
騎乘時間:3:06:19
最大速度:50.0 km/hr
平均速度:19.3 km/hr
騎乘距離:60.1 km
住宿地點:湘根民宿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早上從金崙出發後,馬上就是爬山。
剛在路口的早餐店吃完早餐,消化非常的不良。
但是騎了一陣子,酷屁卻說膝蓋不太舒服,
開始抹上酸痛膏,果然一早爬山傷膝蓋。

今天的重要行程就是南迴公路,
據說最高點的壽卡海拔455公尺說...


早上的陽光把山照成橘黃色。


過橋時,要不是知道自己在東邊,這日出可像極了日落。


等到太陽完全升起了,就又是東部放肆的的藍和綠。


一邊騎車,一邊拍下自己映在山壁上的影子。
山壁在現實中是靜止的,移動的是騎著車的我。
但在照片中,模糊的山壁,呈現出速度感,
而在外界的快速轉變時,唯一能保持清晰平靜的,唯有自己。

路上遇到兩兩車隊,大團的車隊總是來去匆匆,
看著他們非常有制度的制服、押車員、補給車,
自己原本是打算參加環島團出來的,
想像著他們如果累了、受傷了、車壞了,
一定可以舒舒服服的有人照顧著。

但是再回頭一想,我們這樣旅行也很好,
臨時改變計畫、想休息、要拍照...機動性高太多了。
旅行,不只是上車睡覺、下車尿尿,還有中間發生的大小事情,
就是要一邊喊著「幹幹幹...」,之後回憶才更加的津津有味!

果然世上的事情,「有一好,沒兩好」啊!


不知名的小瀑布。


一個大爬坡爬到頂,路旁有個可以停下來擦防曬的平台,
往下看時,是漂亮的海。


這時我們已經非常接近大武,防曬乳也都擦好了。
但是酷屁說要照一張在努力看地圖的照片,
這樣有很酷嗎?只會讓人覺得我們又迷路了吧?XD

路旁的工人幫我們加油,
當他們很辛苦的在工作時,還能夠給揮汗踩踏的我們鼓勵,
我相信他們一定是一群樂觀而快樂的工人。

昨天和今天,都在路邊看到了交通事故,
昨天那一場,地上還有用粉筆圈起來的血跡。
雖然只是快速的騎車掠過,
但是現場苦主臉上的擔憂和焦急,
卻不會在一轉頭間就隨風而逝。

看著不幸的意外,不禁暗自感謝上天保佑,
讓一直旅行到現在的我們都能很平安,
同時也警惕自己,對彼此的安全要更加注意,
能夠平安順利的回到家,才算是趟完美的旅程。



這一路上沒什麼店面人家,直到大武時終於看到一間7-11,
感覺好像看到救命恩人一樣!
我和酷屁坐在7-11門口的爛椅子,一邊喝飲料一邊休息。

這幾天酷屁都會買可口可樂的系列飲料,
而且還會特別指定要可以抽獎的魔獸金蓋,
聽他講得很好玩的樣子,加上看過弟弟玩魔獸單機版,
讓我想玩玩看魔獸的興致慢慢被勾了起來。

我一邊轉開了芬達汽水的瓶蓋,也學酷屁看了看瓶蓋,
突然我臉上的笑容消失了,兩眼發直地盯著瓶蓋,
緩緩唸出:「杜拜飯店...」

我把視線轉移到酷屁的臉上,不可思議的說:
「我好像中獎了...它上面寫杜拜飯店...」

酷屁一整個大驚嚇!只差沒有把可樂噴出來!
趕緊跟我伸手要了瓶蓋去看。

正當他努力看著瓶蓋時......

我已經在旁邊笑翻了!
瓶蓋裡面根本沒有字,看得到才有鬼!
我被勾起來的不只是玩電動的興致,還有玩人的興致。(菸)
酷屁發現自己被耍以後,我可以從他眼神裡面看到四個字:
「你很機掰...」

但是媽媽說得對,「歹路不通行(台)」,
自此之後不管我說什麼,酷屁都一副存疑貌,
而且還會心灰意冷的說:
「自從杜拜的那件事以後,我再也不相信你了....」

然後就換我的眼裡有「你很機掰」四個字。

咳!話說我們正在7-11前互相說幹話時,
竟然有位先生也騎著腳踏車停了下來,
並且進店裡買了一罐大舒跑。
從他停下來後,我們就一直偷看他的車和人,
推測他有99%的可能是單車環島的同好。

果然沒錯!這位陳先生是一個人從台中出發的,
而且是PTT單車版的版友喔!好開心!趕緊跟他合照!
話說他的相機螢幕有夠大的,我下次也要換一個大螢幕的相機!

跟他聊天時,他提到他在蘭嶼有遇上另一個獨自環島的女生,
我心想不知會不會是單車版認識的alisa?
一問,竟然真的是騎著橘色rinco的alisa,很巧啊!

alisa跟我幾乎是先後出發環島的,在路上遇到一些車友,
我多多少少會跟他們探聽一下有沒有看過alisa。
聽說...她下定決心要走遍319鄉鎮,
聽說...她在蘭嶼待了好一陣子,
聽說...他一個人從無到有自己學、自己努力...
可能是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,讓我特別想知道alisa的狀況。

話說環完島後,我也在PTT單車板上跟陳先生(sungkai)相認了,
結果他在推文中劈頭就說:
「恭喜恭喜 你是在大武遇到的互虧二人組嗎 很妙的咧!」

看!我們兩個果然是互相漏氣求進步... orz

sungkai稍微休息後,跟我們說在壽卡見,就踩著踏板走了。
我們嘴上陽光地答應著,其實滿心想著:
「你看到的,應該會是綁在發財車上的腳踏車...」



原本想在大武就拉車上壽卡的沒種想法,
在遇到自己一人努力的sungkai後,心中湧起熊熊的鬥志!
所以決定把拉車的地點延後到南迴的起點--達仁。



到達達仁的原住民圖書館,已接近正午,
原本想進圖書館裡休息,誰知沒有冷氣的圖書館比外面還熱,
我們就在圖書館外的涼亭休息了一個中午。
(照片左上角的地方,就是涼亭的亭簷。)




現在的我們已經連把內衣拿出來披在車上晾都不覺得丟臉了!
(當然,為了照相,我已經把內衣拿走了,噗...)

只有一個晚上,洗的衣服很難乾,出發後又都悶在袋子裡,
不趁中午時間太陽正大拿出來晾一晾,可真對不起自己。
畢竟濕衣服是自己穿、自己痛苦的,何況又有誰會記得我的臉?

日正當中的熱,讓我們輾轉難眠,就算在涼亭的陰影裡,
睡覺時還是會有錯覺,熱到以為太陽照到了自己,
偶爾吹來一陣風,還沒解暑,卻又已飄遠。
睡睡醒醒間,好歹撐過了中午,接下來進行的,就是拉車大業了!

有了上次拉車的經驗,我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,
站在路邊我們原本都挑上次陳大哥的那種小貨車來招手,
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這個地方車少,小貨車更少,
而且就算有,他們也都不停,眼睛看著你但是腳繼續踩油門。

跑了好幾輛,遠遠來了一輛大卡車!
我自暴自棄的跟酷屁說:「乾脆拉這輛好了!」
酷屁問我:「你敢坐嗎?」
我逞強的說:「拉啊拉啊!你敢拉我就敢坐啊!」

結果大卡車就停下來了...囧興

司機鍾先生說話簡短,
二話不說就把我們的車上了後車板,叫我們坐前座。
大卡車好高啊!連樓梯都要爬三階才能上到座位,
不習慣的我,爬到一半差點栽下來。 A^^"

我在車上又繼續認真執行努力找話講的任務,
但是鍾先生說話簡短,而且我一直耳殘聽不清楚他講什麼,
但是酷屁卻可以接鍾先生的話,他說鍾先生說話有屏東腔,
酷屁有個球隊學長講話也有屏東腔,所以他聽得懂。

不過很快我就不擔心沒話講的尷尬了,
因為拖拉庫開得飛快!我們在車上被甩來甩去,
忙著抓住東西都來不及了,完全無法分心聊天。(尖叫)

我在驚險中問了鍾先生兩個問題,得到了驚訝的答案。
Q1.「為什麼大家都不停車啊?」
A1.鍾先生很酷的說:「驚乎人搶!」
Q2.「鐘大哥你開車好快啊?」
A2.「要不是前面有一輛遊覽車擋著沒辦法超車,平常開更快。」<囧>





到了壽卡,鍾先生把我們放下來,就很酷的自己開走了。
在這邊,謝謝這位硬漢!



在壽卡這裡往回看,就是往台東達仁的地標。


這是壽卡有名的交界地標,好像是個廢棄的警察局?
往後回到台東,向左是往墾丁,向前就會到西部的屏東楓港了。

原本我有規劃要往墾丁去,但是因為可能會來不及趕回來開學,
只好放棄墾丁這一段,直接往楓港去,這段就留待下次再來玩了。


壽卡果然高,海拔455公尺,一整個就是山上。
望遠見山頭雲霧繚繞,心胸為之開闊。

從壽卡向下滑,在速度上,是非常非常的爽,
尤其是當對面車道有來車時,會有種驕傲的感覺。

但是...事實上...卻沒有想像中的開心,而是有點怪怪、虛虛的...
我想是因為自己並不是騎上山的,而是拉車上來,
所以這種偽裝的驕傲,才會讓我無法安心享受成就感。

或許下坡的快感,是要用爬坡時的痛苦來交換的。


公路旁的行道樹初種,光禿禿的不太好看。


道路在山和天空間彎來彎去。


這棵樹長在水泥壁上,可以長得這麼高這麼好,
不禁讓人佩服植物的克服惡劣環境的韌性。


山中溪水澗澗。


前半山頂大自然與人工道路纏繞,
後半部沒有遠景的開闊,有的只是土石流的痕跡,還有破碎的公路。

公路旁有很多地方都在修路,坑洞、柏油、黃土到處都有,
有一段路上散佈著許多柏油顆粒,當我們用時速40多公里碾上,
一顆顆彈跳起來打到腳的感覺,就像被散彈槍打到的痛!

東部有很多原住民浮雕,菱形格紋、牽手舞...等等,
各族服飾皆不同,可惜趕路中,沒有照下來。
當初在考教師甄試的時候,不管哪個縣市都拚命去考,
對於加考地方文史的高屏、澎湖或花東,
我原本心裡會覺得很不平衡,為什麼要限制外縣市的考生。
但是離開東部的這時,也促使了我自己反思。

在不瞭解東部的原住民文化、東部的學生需求之下,
我自己是不是有資格擔任台東縣、花蓮縣的老師?
用台北人的眼光來教學,會不會犯了自以為是的錯誤?
想到這裡,我也就比較釋懷了。


隨著我們不斷的下滑,高度也隨之逐漸減少,
彎彎繞繞的溪水,往遠方流去,我們的南迴就要結束。


下了南迴,就有要進入市區的感覺,
以前在北部看到的,都是大紅色的朱槿花,
屏東反而都是可愛的粉紅色,很奇妙!
是太陽太大,所以曬到褪色了嗎?XD


終於到達楓港了!(拉炮)
看路牌就知道這個十字路口,
是1號、9號、26號省道,終點、起點的交界口。

到達這裡時,我真的很想哭。
心裡想的,來來回回只有一句:
「我已經超越當初車行老闆、中捷陳經理的唱衰了...
    我已經超越當初車行老闆、中捷陳經理的唱衰了...」


700cc 的西瓜汁下肚,暑氣全消,但一下子胃太冷,
兩個人突然都不舒服了一陣子,蠢死了!
不過西瓜汁真的好好喝!也因為這個原因,
從此之後,賣西瓜汁的飲料店變成7-11之外的必停之處。



由於屏東的氣候關係,洋蔥是特產。
很有趣的用網袋裝著賣,這樣通風保存著,洋蔥就不會爛掉。

補充:屏東三寶:黑鮪魚、油魚子、櫻花蝦。

(謎之聲:跟洋蔥一點關係都沒有,補充它幹嘛!)


雲破處有彩虹。屏東的落日真的很美。


西部之後的路程,再也看不到這樣的夕陽餘暉。


我們向前騎了一陣子,看到對面的湘根民宿,
問了問,兩人房的「小木『貨櫃』屋」1200元,就住這了。

我們正在卸行李時,遇上從南投逆行的林先生來問價錢,
老闆本來也開小木屋的價錢給他,但是看來對一個人來說還是太貴了,
只見老闆後來神神秘秘的帶他到樓上的房間去,
我心裡還嘀咕了一陣子,早知道就一直嫌太貴太貴,
說不定也可以便宜點...(嘟嘴)

但是後來他大概是沒有住吧!
這時候就會很慶幸,兩個人旅行share房錢,至少可以便宜一點點...

噗!我真是愛計較的傢伙!XD




湘根就在海邊,夕陽海景美極了,只可惜一旦入夜,蚊子非常非常之多!
我連想照個相都只能倉促照個一兩張就落荒而逃。
晚上跟老闆娘借了脫水機,不用怕衣服不乾真是令人安心,
而且酷屁被我踹出門去拿脫好水的衣服,我不用被蚊子咬,
實在太開心了!XD

騎車的上坡,就像人生的逆境;騎車的下坡,如同人生的順境。
逆境總是漫長而辛苦,順境也不會總是存在;但沒有上坡,就沒有下坡。
越痛苦的逆境後,就有越甜美的成就。

今天我介紹咱倆「都姓李」,怎麼每一個人都聽成「都姓林」。orz

晚上睡覺時,我問酷屁說,為什麼每次早上都是他先準備好,
結果酷屁很認真的說我都會賴床,然後收拾太慢...
自己想一想,果然如此,但免不了心裡還是有些難過,
希望自己以後都能夠早早準備好。

全站熱搜

thal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